最认识的地方

2019-02-15 09:52:37 标题分类:优美散文 关键词:短篇散文,经典散文,优美散文,哲理散文 阅读:127

最认识的地方

  塞上耳机,在拥挤嘈杂的地铁车厢中漫无目标的听着歌单里的音乐,渐渐地堕入音乐旋律的意境中去,不觉已曲直中人。隔着耳机传来地铁播站的声音,“下一站,深大站”。认识的报站声有种仿佛隔世的感觉,想起自己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校园了。潜认识里仿佛有种声音敦促着自己下车,去看看那分开许久的校园。既然傍晚时刻闲来无事,那就回校园走一走吧。

  出了深大站地铁口,沿着认识的路走到校园的小东门。刚踏上楼梯时,一位阿姨带着两个生动可爱的小孩,走过来问道:“如何去深大的校园里?”我侧过身来,颇感意外,没想到刚踏进校园门口就有路人过来向我这个已结业的社会人问路,但一瞬间回过神来。“从这个楼梯走上去,上面就是校园了,你也可以去坐身边的电梯上去。”说完我用手指了指电梯口处。阿姨惊奇的感慨说:“校园在这么高的地方呀。”我报以浅笑,然后自顾自的爬楼梯上去。爬楼梯时下认识地想了想,这楼梯究竟有多少阶?自己如何会想到这种无趣的问题,于是摇了点头,收回思绪不再去想这些。

  走在认识的校道上,望着认识的景致,路上来来去去人影稀疏,原先校园已经放寒假了,也难怪冬季里的校园显得有点冷僻。元平活动场,红色的塑胶跑道上有很多的奔跑着的身影,有个别还是穿着运动短衣裤,即便天寒地冻,仍旧不知疲乏的跑着。这种严寒的气候保持跑步磨炼,真是难过难得,抚心自问,自己真的很难做到。此刻自己活动的次数越来越少,每次都设计着这周要去跑步打球甚么的,最终都是无疾而终,徒生懊恼。

  一路沿着校道,让自己心如平原放马,漫无目标地走着,不禁走进了回想的旋涡里。那条我第一次踏进深大时,充满无期限盼的路,一如往昔,并无多大变化。可是时间一向在往前走,变的可是是走在这条路上的生疏人。想起第一次来时的我,拖着行李,从正门进入校园,一下子就丢失了偏向,如瞎子通常踌躇不知物品南北,即便在来之前已看过很多遍校园的地图。还是那时的密友猪同学赶过来接我,自从结业今后跟猪同学的联系也不多,只是偶然交际互问暖和。时间越往前走,我们之间的疏离跟着间隔越来越远,难免有些斯年不再、流年已矣的唏嘘感。以前的同窗故交,在那个明丽的六月互相离别,各奔前途,有的分开深圳这座四年求学的都市,但无论身在何方,他们都是走在追寻空想与实现自我的路上。祝福他们的同时,也盼望可以再次相聚在这个梦可以的地方。尽管我们终将会渐行渐远,随时间渐渐转成关注柴米油盐的普通人而生活着,但彼其间记着以前那段完美的回想也就足够了。

  校园一向在施工,呼吸着工地里扬起的粉尘,听着工地打桩机轰鸣的声音,心里泛起一些焦躁感,好像克日里自己急躁的内心,让自己离真实的自我越来越远。一位师兄说,我不就应如此。师兄的一席话,让我认识到自身的情况,我该好好地审阅一下自己。如人饮水冷暖自知,我是一个内心极其不安分的人,同时也是危机感很重的人,我明白只有持续的勤奋能力够让自己有安全感。我站在凉风里,感触着那边以前认识的温度,感触着当年的那个自己,我在渐渐的找回真实的我。脚结壮地,不浮不躁,越勤奋越荣幸,所幸我还未走远。

  不知不觉夜幕已来临,校园归于静谧,我也该分开了。走在回去的路上,两边的路灯把自己的身影拉得长长的,劈面吹来阵阵的凛凛寒风,不自觉地将双手插入衣袋。夜归人,可缓缓归矣。这个最熟悉的地方,我飘过,再见。

联系电话: 联系邮箱: 客服QQ: